Elegy

_75A6252_s

 

Elegy  哀溺文 (23mins,HD ,Color, 2014)
(由城市當代舞蹈團主辦之第六屆跳格舞蹈影像節委約製作 Commissioned by City Contemporary Dance Company for the 6th Jumping Frames International Dance Video Festival)

 

 

「哀溺文」唐  柳宗元

永之氓鹹善遊。一日水暴甚有五六氓乘小船絕湘水。中濟船破皆遊。其一氓盡力而不能尋常。其侶曰汝善遊最也今何後爲吾腰千錢是以後。何不去之不應搖其首。有頃益怠。已濟者立岸上呼且號曰汝愚之甚蔽之甚身且死何以貨爲又搖其首遂溺死。吾哀之。且若是得不有大貨之溺大氓者乎于是作《哀溺》。 

唐 柳宗元寫的「哀溺文」,意在哀掉那為貪財連命都不要,也不醒覺的人。但貪財的人是在選擇掉與不掉財,但仲使我們脫去腰纏萬貫,我們仍能瀟灑地捨身而去,而不會被水(財)溺沒嗎?那是一種選擇,至少,他的愚蠢選擇,是一種選擇,而我們好像是沒了那選擇的能力。

借「哀溺文」的哀號,來反思,我們究竟活在這個城,有沒有選擇,且我們也不自覺的慢慢被水溺斃而不自知。我們還能不被淹沒嗎?「哀」也是哀歌,對於這個城發出的哀號、悲嗚。我們在哀叫,想脫下、解下,那腰纏,但只會有更多爬上身,脫不下,身體的沉重,拖入,使空間不再注滿,隨著光視而去,看到出口,也只能嚎叫而不能解脫。我們究竟脫去多少,才能自由;打破多少,才能離開?其實出口一直都在,只不過我們不敢踏出,也無能力踏出。看著出口的光線,如遙遠,也被誘惑。踏出是如何的一種選擇。

大寫意、慢舞、身體、空間、擴張,對於空間的閱讀,我們還有選擇的能力嗎?這是一個關於慢舞、身體、空間、擴張的大寫意。由慢舞踏出空間,重索其實是我們的身體的不能擴張或大胆而困於想像的空間。

錄像導演:許雅舒
舞者/創作:陳冠宜,莫穎詩,若玫
音樂/創作:黃衍仁

Rita Hui creates surreal dance fable taking inspiration from the parable Lament to the Drowned by Tang dynasty literary giant Liu Zongyuan.

Filmed in a closed tunnel with Cally Yu, Chan Kwun-yi and Vinci Mok, Elegy revolves around the performers’ pain and struggle expressed in Butoh while living in a state of siege.

Written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