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Blogroll

July 24 / / Collaboration

In the Wild 在野 (2017, Hong Kong, Color, HD) (由城市當代舞蹈團主辦之2017年跳格舞蹈影像節委約製作 Commissioned by City Contemporary Dance Company…

Read the Post In the Wild 在野

July 23 / / New Age

究竟什麼是「演」?什麼是「戲」? 演員與角色的一個溝通,是對話,還是獨白?演員與角色對話,是故事以內還是故事之外?角色如何成為一個人物,這個人物若然沒有外在的故事,環境的存在,這個戈物能抽誰於這個建立他這個環境而獨立地生存? 怎樣才是有「戲」? 她對我說其實做戲的時候,沒有想這麼多。 最近不若而同的面對一個字「偽」,從蘇偉貞【時光隊伍】的「偽旅人」,「偽家庭」,到朱天心的【初夏荷花時期的愛情】的「偽辭典」,「偽時空」;「偽」這個觀念帶著冷冷的冷感之餘,又那點哀愁;是那種看懂了世情,只有苦苦作假,來使世界和平。遇著這回女子的筆和字,她們的哀與透,已經比祖師奶奶去得更遠了。她們老了,才寫得出這樣的冷豔,她們使中文字從沒這般好看。我只有慨嘆,她們之後,後繼無人,無人能寫。 從來女子善於,也勇於弄假;因為女子從來都知道沒有東西會永恆不變。年紀越大,變化越多,保留不住。只見手指的皮厚了,光滑了。是因為變,更加明白作假。 朱天心與蘇偉貞筆下的作假,不是弄假這麼簡單,而是面對現實的一種反思與觀念。互相「偽」造一點生活情趣,能使雙方互相扶持多十年。「偽」造一點足跡,好記錄一點歷史,再冠上一個名字,使這旅程有一個好聽的名目,再記錄下來。 女子熱於表演,演的與生活又如何的分割,又如何的同軌? 「偽歷史」,「偽旅程」 女子善於,也懂於「偽」,因為她們知道自己有能力成為敍事者,而敍述他者的生活,使他者成為她們的言說工具,她們在懂「偽」之下,以「偽」來表演他者,他者的描述是主觀,而自己則非重心。「偽」不是虛烏之偽,而是懂非真,自說這是「偽」其實帶著真心。

Read the Post 有關於「偽」

July 22 / / New Age

這個陣子,都在思考關於這個新的project: New Age。是次的拍攝是給自己一個功課般去實習,是一個可以遇見到的孤獨旅程。 New Age (暫名),是一個記錄片,關於我認識的幾位女生,而這幾位女生都與表演有著微妙的關係。表演是她們用來創作的工具,也是佔據著她們生活中一大片的可能性。而「演」與「故事」是她們不斷的在創造,是生活中有了「故事」,才會「演」;還是「演」才有「故事」衍生?在伸延當下另一個問題,什麼是「演」? 在我的創作思維下,「演」從來不是我思考環節之一,而是最後考慮的一個因素,故事是由影像出發,而不是被故事牽引著,弄至什麼可能性都沒有,故此「演」不是我思維下來表現故事的一個重點。而反思其中的是,究竟什麼是「演」?而作為一個以「演」為表演創作和學習「演」的過程,又是什麼?「演」是否涉及故事其中?在「演」中故事是處於一個何種位置?這些都是我開始了拍攝之後,才引伸出的問題。是次的拍攝,大部份都是我自己獨個兒的去拍,在鏡頭背後,那種執意的去看畫面中的內容,而引發出的意思與故事,這確是一種快感,也有一種活的感覺,這是一種過度的操控和自己在暗角中偷笑。(如在地鐵車廂內看Anaïs Nin) 我在鏡頭後看到的我在用鏡頭去「演」,而她們也努在的在我的鏡頭前「演」,我發現不到完整的故事,我發現了只是一些微小的變化;我發現不到很大的情感內容,我發現了我想發現的「演」。 什麼是「演」?在她們的「演」中,她們如何的告訴我如何是「演」? 「演」與「戲」,何為「戲」? *photo by titainred 海潮.淨.做愛系列二 《極樂花園…

Read the Post somthing about New Age

December 16 / / 學習
October 13 / / anything abt daily

今晚沒有晚飯,看了蔡明亮的【臉】。這幾天都與蔡明亮,李康生打個正面,但沒想到今天會有Q&A。其實不是真的Q&A,因為蔡導一問題都沒有回答,全程都是笑笑的好像在講書。一開始蔡導說剛剛有一名老師問他,為什麼你的作品總是這麼難看?蔡導回應的說:「在世上沒有難看的電影,我剛來到看見這麼大的幕,我想真我好,影像會好好看,要這麼大,電影才好看。其實沒有難看的電影,在我來說沒有一部電影難看,難看都有好看的地方,好看就會看下去,就不會難看。只有不明白,電影要明白?易看的嗎?電影難看一點比較好。你看不懂,我根本不在乎你看懂什麼。」真的使的大拍手掌。他再答再說:「現在的電影都只是想做故事能手,沒有在問電影是什麼。如果你作為觀眾,也要問問你看不明的時候,你為什麼要看電影。」「你今天看不懂,你明天看得懂;你明天看不懂,一年後,十年後會看得懂。」蔡導還說了early cinema,真的是,何時我們在校可以引申這樣的討論? 我的電影被說成難明難看,蔡導一句都沒有去解釋什麼,對你看懂什麼便什麼。電影從來都是開放,都是影像,何以用懂與不懂來說明一齊? 對,我的電影會一直的“悶”到底。 2009/10 釜山

Read the Post 「在世上是沒有難看的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