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13 / / other anything
April 13 / / other anything

她要我說 說百忙之中都要描她那蒼白的臉。 討厭 我連自己的臉也看不清,便已經老去,還要觀她的白臉。 沒有,她的故事不外如此。 遇見了他, 愛上了他, 沒了他, 他掉了她, 她忘不了他, 她掉了她, 生不如生。 老生常談的一個故事,在網上尋找,一千幾百 聽了生厭。 不同的,可算死得可笑。…

Read the Post 她要我說

April 13 / / other anything

她 她 她 除了稱呼女字邊的“她”,不知道還可以怎樣稱呼。 她是無奈的 她看著我寫她的故事,她無奈 她的臉浮在我的臉前,叫我不要輕舉妄動,亂寫她的故事。 女鬼多麼的無能 無體無身分 無性無愛 有恨。 陳年的恨, 根本不是她的,統稱女鬼都有一樣的恨。 不公平。 我成她的口舌,為她伸冤。…

Read the Post

April 13 / / other anything

不是想說什麼動聽的說話, 也不是從不是思緒動容的人。 只是帶一點不該有的悲涼, 「有什麼好說,想到一生都要這樣過還有什麼話好說。」 單看已經夠累,白臉一天比天的白下去, 故事每天都在眼前飄浮, 無力的去握, 拍握下去會死掉, 或者怕握下去有血, 不用文字, 不用安慰。 悲涼是一種暗喜的感覺, 有血便喜, 狂喜。 好色。

Read the Post 有什麼好說

April 13 / / other anything

就是帶著負能量的石頭在中當中讓所有都染污然後定形不了自身的矇矓而滲出了血色的所有都帶傷害免不了詮釋的解釋其間的經歷而凍疆了牙縫還容不下了丁點而坦白當中太膚淺就對倒然後累倒到雪中的桃花都長不了吧然後在樹幹上呢喃過後一切可笑的變了再到污水中循環了不息的纏綿

Read the Post from yin

April 13 / / other anyth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