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ainred
July 23rd, 2010

有關於「偽」

究竟什麼是「演」?什麼是「戲」?
演員與角色的一個溝通,是對話,還是獨白?演員與角色對話,是故事以內還是故事之外?角色如何成為一個人物,這個人物若然沒有外在的故事,環境的存在,這個戈物能抽誰於這個建立他這個環境而獨立地生存?
怎樣才是有「戲」?

她對我說其實做戲的時候,沒有想這麼多。

最近不若而同的面對一個字「偽」,從蘇偉貞【時光隊伍】的「偽旅人」,「偽家庭」,到朱天心的【初夏荷花時期的愛情】的「偽辭典」,「偽時空」;「偽」這個觀念帶著冷冷的冷感之餘,又那點哀愁;是那種看懂了世情,只有苦苦作假,來使世界和平。遇著這回女子的筆和字,她們的哀與透,已經比祖師奶奶去得更遠了。她們老了,才寫得出這樣的冷豔,她們使中文字從沒這般好看。我只有慨嘆,她們之後,後繼無人,無人能寫。

從來女子善於,也勇於弄假;因為女子從來都知道沒有東西會永恆不變。年紀越大,變化越多,保留不住。只見手指的皮厚了,光滑了。是因為變,更加明白作假。
朱天心與蘇偉貞筆下的作假,不是弄假這麼簡單,而是面對現實的一種反思與觀念。互相「偽」造一點生活情趣,能使雙方互相扶持多十年。「偽」造一點足跡,好記錄一點歷史,再冠上一個名字,使這旅程有一個好聽的名目,再記錄下來。

女子熱於表演,演的與生活又如何的分割,又如何的同軌?
「偽歷史」,「偽旅程」
女子善於,也懂於「偽」,因為她們知道自己有能力成為敍事者,而敍述他者的生活,使他者成為她們的言說工具,她們在懂「偽」之下,以「偽」來表演他者,他者的描述是主觀,而自己則非重心。「偽」不是虛烏之偽,而是懂非真,自說這是「偽」其實帶著真心。

by Titainred | Posted in New Age, 流動影像, 閱讀 | No Comments » |
July 22nd, 2010

somthing about New Age

這個陣子,都在思考關於這個新的project: New Age。是次的拍攝是給自己一個功課般去實習,是一個可以遇見到的孤獨旅程。

New Age (暫名),是一個記錄片,關於我認識的幾位女生,而這幾位女生都與表演有著微妙的關係。表演是她們用來創作的工具,也是佔據著她們生活中一大片的可能性。而「演」與「故事」是她們不斷的在創造,是生活中有了「故事」,才會「演」;還是「演」才有「故事」衍生?在伸延當下另一個問題,什麼是「演」?

在我的創作思維下,「演」從來不是我思考環節之一,而是最後考慮的一個因素,故事是由影像出發,而不是被故事牽引著,弄至什麼可能性都沒有,故此「演」不是我思維下來表現故事的一個重點。而反思其中的是,究竟什麼是「演」?而作為一個以「演」為表演創作和學習「演」的過程,又是什麼?「演」是否涉及故事其中?在「演」中故事是處於一個何種位置?這些都是我開始了拍攝之後,才引伸出的問題。是次的拍攝,大部份都是我自己獨個兒的去拍,在鏡頭背後,那種執意的去看畫面中的內容,而引發出的意思與故事,這確是一種快感,也有一種活的感覺,這是一種過度的操控和自己在暗角中偷笑。(如在地鐵車廂內看Anaïs Nin) 我在鏡頭後看到的我在用鏡頭去「演」,而她們也努在的在我的鏡頭前「演」,我發現不到完整的故事,我發現了只是一些微小的變化;我發現不到很大的情感內容,我發現了我想發現的「演」。

什麼是「演」?在她們的「演」中,她們如何的告訴我如何是「演」?
「演」與「戲」,何為「戲」?

*photo by titainred
海潮.淨.做愛系列二 《極樂花園 E-GARDEN》
 - 現場即興 結合光、音、影、人的多媒體劇場
JCCAC Black Box Theatre
6.30.2010

待績~關於「偽」

by Titainred | Posted in New Age, 故事, 流動影像 | No Comments » |
April 12th, 2010

New Age: Ar Fee 02

遠方】Far Away

On and On theater, 11/4, 8pm

Fee 的演出,今次我沒有去,看不到她的演出。

thanks: Sing, Fire

by Titainred | Posted in New Age, 故事, 流動影像 | No Comments » | Tags: ,
April 12th, 2010

New Age: Ar Fee 01

今天開始了這個作業,第一個鏡中女子是ar fee。
暫提了個名字,好給這個作業有一個存案的名字,New Age。新的,如她新的作了導了看了這個劇。
時間未能容許我與她談上一席話,我的鏡頭又好像使她有點緊張與不安。要導一個劇,要看觀眾的反應,同時被拍,臉上看出予緊張。
我未容許去了解,卻透過作品,看見了要釋放的情感,要使人明白的衝動,常大喊心中的異感。我不是,或者說不能這麼的短時間要去明白,清明一個人。而是我可以看出一個如個的故事,她可以說一個怎樣的故事給我聽?

fee,謝給我這樣的開始。
容我慢慢的調上步伐,開始這個故事。

石硤尾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
2010.4.4 (Sun) 2pm & 5pm

小息Little Breathe X Cake For Tiger
導演:郭嘉源 陳冠而
演出:柯志輝 黃碧琪 何蕤渟
裝置設計:…馮明珠 Ivo Hos
聲音設計:湯瑪士@不協和音
*攝影師:黎心平 李國華
* 友情客串:施卓然

thank: 椰子,黃進,emo

by Titainred | Posted in New Age, story, 流動影像 | No Comments » | Tags: ,
December 16th, 2009

Side Effect

There is a humming in my body: is that my body speaking to me? Am I of my body, or is my body of me? There is a sight of my body in the mirror: but a distance between my movement and that of the reflection. When I move, I lose sight of myself, and my reflection recedes into the distance. Merleau-Ponty would have us believe our movements “dovetail” into one another, but the movement also exposes itself to a lacuna, a black horizon. My movements are swallowed by my body. When I lie on my bed at night, my body still moves, and although I am flat on my back, I feel myself topple into the ground beneath.

– Dylan Trigg, ‘Abjection‘, Side Effects, 2009.
by Titainred | Posted in 學習, 故事, 無器官身體, 綿花, 閱讀 | No Comments » |
November 18th, 2009

若果有一刻去明白綿綿那一刻的瘋,你可能會像我般,留下一絲的溫柔給她。

by Titainred | Posted in anything abt daily, story, 綿花 | No Comments » | Tags:
October 13th, 2009

「在世上是沒有難看的電影。」

IMG_0512

今晚沒有晚飯,看了蔡明亮的【臉】。這幾天都與蔡明亮,李康生打個正面,但沒想到今天會有Q&A。其實不是真的Q&A,因為蔡導一問題都沒有回答,全程都是笑笑的好像在講書。一開始蔡導說剛剛有一名老師問他,為什麼你的作品總是這麼難看?蔡導回應的說:「在世上沒有難看的電影,我剛來到看見這麼大的幕,我想真我好,影像會好好看,要這麼大,電影才好看。其實沒有難看的電影,在我來說沒有一部電影難看,難看都有好看的地方,好看就會看下去,就不會難看。只有不明白,電影要明白?易看的嗎?電影難看一點比較好。你看不懂,我根本不在乎你看懂什麼。」真的使的大拍手掌。他再答再說:「現在的電影都只是想做故事能手,沒有在問電影是什麼。如果你作為觀眾,也要問問你看不明的時候,你為什麼要看電影。」「你今天看不懂,你明天看得懂;你明天看不懂,一年後,十年後會看得懂。」蔡導還說了early cinema,真的是,何時我們在校可以引申這樣的討論?

我的電影被說成難明難看,蔡導一句都沒有去解釋什麼,對你看懂什麼便什麼。電影從來都是開放,都是影像,何以用懂與不懂來說明一齊?

對,我的電影會一直的“悶”到底。

2009/10 釜山

July 27th, 2009

Do Not Laugh At My Romance

3

【不要嘲笑我們的性】2007
Director: 井口奈己
Casts: 永作博美, 松山健一

淡淡的溫柔,事情在電影中如它的英文名字,充滿著浪漫。不要嘲笑的,不是性,是我們幻化了只有當中二人才懂得的浪漫。“我不懂把火水爐打氣,要你們的為我安排,我不懂,但你們會給我溫暖。”百合心中念念的告訴她的丈夫與情人。

by Titainred | Posted in story, 流動影像 | No Comments » |
July 2nd, 2009

Rabbit Travelogue Restart

7月1日,是日必到的文娛活動,到維園遊行。而兔子也選了回歸日回歸旅程。

兔子走的路不多,但總算看過了每年一次的大事。

很熱,走是不容易,很多人問兔子這麼多毛,熱不熱,熱,真的很熱。雖然熱,但仍然要走下去。兔子看見這如嘉年華的遊行,多麼的好看,不明政府為何會怕人數的數字而大話連篇。

by Titainred | Posted in rabbit travelogue, 故事, 流動影像 | No Comments » |
June 29th, 2009

There’s a door here, but it will not break
There’s a stone there, but it won’t remain
Up there a heaven now, but it will not wait
And the lies there, the scent of it , just too much
So should you,
Sow it once and make it grow,the sweet clematis
Let it flower, and paint it all of the colors bold

Instantly things fall and fade,return to silence
Why oh why, why does it all feel so sorrowful?
Dreams of what is real

There’s breath here, but it will not break
There’s a face there, but it won’t remain
Up there a heaven now, but it knows no name
And the stain is the color of red through red
And thus,
You cannot cry, confuse the lies,try to remember
When you rise, you take you steps with a strong desire
Time goes by, a breath it comes,like something given
Why oh why, why have there nightmares not long expired
The real is but a dream

From now on,
Should it grow and open full,the sweet clematis
Flower bold, but there’s no need for rejoicing more
Precious life, this life just once,it comes just one time
Keep it close, keep it from ever just leaving you
Crying tears confusing fears they are no longer
When I stand I know I’ll never be down again
Nothing that I need now,once it comes just one time
Somehow, somehow, someone, ah
Entry Number One

Just buy  the DVD

by Titainred | Posted in story, 流動影像 | No Comments » |





Powered by Wordpress using the theme bbv1